谢坊一位母亲用爱为患病女儿撑起一片天

2011年11月09日 09:32:50

  

  □薛华建  郭洪涛  本报记者黄书文  图/文

  “琳琳,不管你将来怎么样?只要妈在,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。”这是一位母亲对患尿毒症的女儿郭琳所作的承诺。她叫池桃红,为了这个诺言,她已经整整坚持了两年多。两年多来,池桃红用尽各种方法为女儿寻医问药,不仅将家里所有的积蓄花光了,还欠下一大堆外债。就在治疗陷入困境之时,她和女儿的肾配型成功,可是20多万元的医药费又困扰着她。10月28日,记者采访了这对苦命的母女。

  少女不幸患重病

  池桃红的家在离谢坊圩镇十多公里的迳桥村珠高茶小组,走进她家,给人的第一感觉有些寒酸,低矮的平房跟周边的砖混楼房形成鲜明的对比,家里除了一辆电动车外,也没其它像样的家当。

  第一眼见到池桃红,记者不敢相信,今年才40岁的她头发已经枯黄,身材消瘦,皮肤黝黑,脸上写满了生活的艰辛。说起女儿的病情,池桃红几度哽咽。

  池桃红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丈夫疼她爱她,一双儿女也非常听话,虽说经济条件不是很宽裕,但在她和丈夫郭平发的努力下,一家人的生活过得也还算不错。可是这样的好景,到2009年7月就被彻底改变了,这月的一天,大女儿郭琳被检查出患有慢性肾炎,听到这个消息后,池桃红差点晕厥过去。

  读完初中后,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,郭琳放弃了继续学习的机会,选择南下打工,本来生活过得幸福平静,可是有一天,她全身突然浮肿,后到医院检查才知道患上了慢性肾炎,在广州治疗了几天后,池桃红就将她接回了家。这年,郭琳才21岁。

  回到家后,郭琳住进了会昌县人民医院,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,病情稍微有所好转。为了让女儿的病能够得到更好的治疗,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池桃红带着女儿先后辗转于广东、福建、上海等地的大医院,可是钱花了,病情却在慢慢恶化。去年8月,经医院检查,郭琳的病情由之前的慢性肾炎演变成尿毒症,要靠血透才能维持生命。

  做苦力维持女儿生命

  患尿毒症后,郭琳一个星期要做两次血透,每次都要花费六七百元,由于家离会昌县人民医院不是很远,每次都是池桃红骑着电动车送女儿去做血透。之前治疗慢性肾炎就已经花去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还欠下一大堆外债,如今治疗尿毒症更是无底洞,一个月下来光是做血透就要五六千元。为了多赚点钱给女儿治病,池桃红夫妇不分白天黑夜的劳作。

  一边要照顾患病的女儿,一边要打工赚钱,池桃红经常累得腰酸背痛。每天天还没亮,她就要起来生火做饭,等料理好女儿的事情后,就骑着电动车到离家几公里远的砖厂做事。由于常年劳累,池桃红比先前瘦了很多,现在只剩皮包骨,头发也因为营养不良变得枯黄。看到妈妈如此辛苦,池桃红的儿子高中没毕业就主动提出放弃学业,只身前往广东东莞一家工厂务工,现在除了生活开支外,每月将工资全部寄给姐姐郭琳治病。

  前不久,由于过度劳累,池桃红病倒了,可为了省下钱给女儿治病,她硬是带病上班,家人劝她去看医生,可她却说:“琳琳需要钱做血透,能省一点就一点。”郭琳知道后,向妈妈提出放弃治疗的想法,池桃红听后很生气,她对女儿说:“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对你的治疗。”之后,母女俩抱头痛哭。

  期盼好心人伸出援手

  为了给女儿治病,这个靠做苦力为生的家庭早已负债累累。尽管夫妻俩每天起早贪黑,但面对郭琳治病的巨额费用,夫妇俩早已难以为继。然而,除了经济压力之外,还有一件心事一直压在池桃红的心上,那就是郭琳换肾的问题,因为只有换肾才能保住女儿的性命。今年九月,经医院检查,池桃红的肾和女儿的肾配对成功,可以做换肾手术,可是20多万元的医药费成了摆在他们面前最大的难题。

  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,也为了拯救自己,郭琳每天都会去隔壁邻居家做些零工,一个下来也能挣个几百元。“虽然钱不多,但能为父母减轻点负担,我心里也好过点。”言语中,郭琳充满了对父母的愧疚,看到父母为她的病操碎了心,她好几次想轻生,可是每次都被池桃红发现,将其救了过来。

  “琳琳没患病前是村里有名的美女,性格非常开朗,追她的男孩子很多。”姑姑郭平兰告诉记者,自从患病后,琳琳就像变了个人似的,性格变得孤僻。23岁,本该是一个女人结婚生子的年龄,看到很多同龄人都有了幸福的家庭,郭琳心中非常痛苦。“我也想结婚,也想有自己的小孩,可这或许是一个奢望。”郭琳流着泪对记者说。

  “琳琳还这么年轻,只要能救她的病,叫我做什么都行,有一丝希望我就决不会放弃对她的治疗。”池桃红说,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士能够伸出援助之手,帮女儿凑够做手术的费用,挽救她年轻的生命。

  

  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